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华造船厂走出了一群作家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130

在防空洞的一个塞满大批判书籍的书橱中,不知谁插进了一本雨果的《九三年》,大家便轮流读了一遍。书中有个因为一门大炮没有拴好,在船上遇到风浪就滚来滚去的细节,大家都觉得蛮有趣的。还有孙犁的《白洋淀记事》,以诗一样的语言写出白洋淀碧绿的田田荷叶竟成为埋伏在水中的游击队战士头上的隐蔽物,从而一举歼灭了日寇的情节,也深深地感染了大家。大家有意模仿孙犁的笔调,学写自己的习作。

每次在防空洞读“禁书”和交流体会时,大家都是小心翼翼,谨慎而警觉。洞口一有脚步声,他们马上把书塞进隐蔽处,迅速拿起事先放在桌子上的大批判书,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翻看。他们自嘲说,我们太像地下党在开秘密会议了。侥幸的是,他们一次也没被发现。否则,后果就难说了。

从防空洞出来,大家意犹未尽,放着厂门口对面的77路公交车(设有中华船厂站)不乘,边走边谈文学。他们越谈越兴奋,不知不觉走过定海桥,出了复兴岛,拐弯到了杨树浦路站。后来步行两站路后,才各自意犹未尽地上了77路。

孜孜汲取养料,互相如切如磋。他们又编选了自己的诗歌、散文作品选,打印后互相传阅。在“老大哥”仇学宝的辅导下,他们还编了一本《船台春潮》的短篇小说习作集。后来,他们的作品终于集中亮相,接连发表在上海的一些报刊杂志上。灿烂的文学之花在经历了一番苦寒后,终于绽放了。

到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他们中的一些人陆续走进报社、电视台和出版社。至上世纪未,中华船厂已走出了罗达成、刘绪源(已故)、钱国梁、钱勤发、路鸿等5位作家。本世纪初,已离厂的和仍旧在厂的“洞友”们重新聚会,大多已两鬓斑白。

回首往事,尤其是那难忘的“洞中岁月”,大家感慨地说,想不到在当年这种情形下,我们还能坚持每周在防空洞里举行一次“文学沙龙”,防空洞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所文学院啊。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朱蕊 视觉中国 雍凯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