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浔阳遗韵:被白居易写活的琵琶女,启发了当代画家的意境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892

白居易的《寻阳绝句:琵琶女》激发了当代画家的艺术灵感

mxcp_1581900974873.jpg

已故着名当代画家陈逸飞的一幅油画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37万港元成交,创下了当时中国当代油画的最高价。这幅画是《浔阳遗韵》,取材于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琵琶行》的意境。

看过《浔阳遗韵》这幅画的人都知道,陈先生的画里有三个擅长唱歌、跳舞和曲艺的女人。突出的主要人物是女长笛手,她“皮肤像凝固的脂肪,衣领像犰狳”,红色的丝花扎在她的发髻里。她正盯着自己用圆脸扇弹琵琶,那只是一个陪衬。我们无意批评陈逸飞先生的画。他基于《琵琶行》诗歌意境的再创造是完全正常和可以理解的。我想说的是,照片中的唐代妇女形象,以及弥漫其中的阴郁、宁静的气氛,给了我们一种难以形容的怀旧气氛。它让我们想起了唐朝和诗《琵琶行》。

陈逸飞肯定会说没有《琵琶行》,就没有我的《浔阳遗韵》。白居易肯定会感谢陈逸飞。一千年后,油画家带回了他所珍爱、钦佩和同情的琵琶女。

阅读《琵琶行》,我们已经沉浸在诗歌的意境中很久了。这是什么意境?它是沉月沉江,物与人的悲哀,繁荣与衰落的空虚,铅与中国的真实,身体融入艺术,艺术回归身体的体验与感受。邱江的《流水》诗,经过水洗、音乐水洗、风揉、茶烫、酒熏,无声地进入我们的心灵,带走了我们的心灵。这让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感到失落和无语。我们不能忘记这一刻和这一幕,但说实话,我们最不能忘记的是琵琶女,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外表和穿着,她的生活经历和思想,她的孤独和才华.

多好的白居易啊,他笔下住着一个琵琶女子,这位从古代长安躲到江南的女子,一直住在我们心灵的一个角落,她超越了时空,给了我们无尽的记忆和想象。

白居易写了《活的琵琶记》,感谢他描写了琵琶记的23个乐章,写了“弹一曲”和“弹一曲”两个回合。当这位女士演奏第一首歌时,她对搬动船的人说:"谁在弹琵琶?"这个问题,回答得又犹豫“要不要晚讲”,船这边的人期待已久的声音,才慢慢地出了“开头”,而且,是抱着琵琶的“还握着”,琵琶盖在“半盖”下,她的脸像是在雾中,梦里,朦胧中,让人产生遐想;过了一会儿,她开始玩了。她确实应该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

她也有前奏。经过“转轴”和“拨弦”,人们进入了聆听和欣赏音乐的氛围。目前,她只是“继续”演奏“低眉”和“信手”,并没有演奏正式的音乐,而是把人们带入了一种特别感伤的情绪。当演奏流行曲调《霓裳》和《绿腰》时,她首先用左手手指向内推动琴弦,然后用左手手指左右扭转琴弦,然后再向左扭转琴弦,然后向右扭转琴弦“轻轻收拢”、“慢慢扭转”、“擦拭”、“弹奏”.子弹打完之后,她看到她那乳白色的玉盘,轻轻地在琵琶中间的四根弦上“小心地画着”,曲子就结束了。

人们仍沉浸在她长时间演奏的无与伦比的美妙旋律中,没有回过神来。这时,琵琶姑娘的脸上仍然没有流下悲伤和忧郁。她只是面色黯淡地放下了表盘,然后将表盘插入琴弦以“沉思”、“放下表盘”和“插入琴弦”。当人们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脸上时,她非常优雅地整理她的衣服。然后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用一种平静而威严的表情看着人们,表情是“整理衣服”、“举起”、“收拢”。

那些在唐朝听音乐的人可以真正享受音乐。球员们也非常认真和专注。即使在这个深秋,在河上的船上,表演者也从不敷衍和粗心,他们真的很投入。弹完这两首歌后,琵琶女孩不得不宣布自己,并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每个字都是

琵琶女孩也被这种互动深深地感动了。她似乎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长安城,那里举行了许多多彩的、温暖的和浪漫的夜晚。但毕竟,已经是深夜了,又累又累。她说是时候改天回去见你了。然而,白居易仍然觉得他没有听够音乐,没有看够,没有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事,船上的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觉。所以他让那个女人再放一首歌,然后在一起多呆几个小时。这个女人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并且“站了很长时间”。然而,她不明白。然而,这是一个附加的性能。这是对那些“真正理解音乐”和“真正拥有良好欣赏水平”的人的奖励和奖赏。不知何故,她感到心里突然发热,一股暖流流过全身,然后又回到座位上弹了一遍。这一次,她感到非常高兴。

白居易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列举琵琶姑娘们的动作,是为了让那些自认为是世界一流作家的伟大作家们看看,比较一下他们作品中的人物。它们是如此详细、生动和生动吗?此外,人们没有写女人的脸、衣着、身材和年龄,但为什么女人让我们觉得如此美丽、如此女性化、如此有教养和有内涵?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大致明白了陈逸飞为什么要画这样一幅画,并且还画了一首“韵”。因为,她是最美丽最迷人的琵琶姑娘,我真想在月夜听这样的琵琶!

(本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