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浙江省东阳市花园村:乡村善治的强劲律动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628

浙江省东阳市花园村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王江红本报记者李朝民

花园位于农村,但它更像一座城市。

花园村属于浙江省东阳市南马镇,原人口496人,面积0.99平方公里,人均2分以上。改革开放前,全村没有道路,没有水电供应困难。这是一个相对偏远贫穷的小山村,人均年收入只有87元。

自1981年以来,因为一个人,花园村在乡村复兴的时间线上与时代产生了共鸣。此人是邵秦湘,花园村党委书记,花园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在邵秦湘的领导下,花园村没有盲从他人的足迹,而是明确地走上了自己的道路:为富农工作,通过商业繁荣乡村,共同繁荣,全面小康。

花园变了!今天,周边地区的18个行政村已并入花园村,占地1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3,879人,外来人口50,000多人。2017年,全村营业收入520.63亿元,村民平均年收入12万元,是40年前的13.80倍。花园村荣获“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等数百项国家和省级荣誉。

花园在哪里?意见不一。如果我们用乡村发展的长视角和世界乡村的宽视角来看待花园,我们可能会更好地理解花园复兴的样本意义。

邵秦湘说,就农村善治而言,花园村最大的贡献在于为“有效治理农村城市”提供了一个花园规划:坚持党的路线,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村委会责任、企业支持、居民参与和法律保障的现代农村社会治理体系,坚持自治、法治和德治相结合,形成“共建”的新治理模式, “原村民与新村民、村民与居民、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共同治理与共享”,促进现代城市管理方法与传统农村治理经验的深度融合。

37年来,花园村认识到矛盾纠纷不能进出村,建立并实践了“小问题一日解决,大问题三日解决”的良性治理机制。

花园村的治理实践,投射在我们的历史位置和时间坐标上,回荡在中国的乡村治理中,引起党中央的关注。花园复兴背后是什么样的治理逻辑?春天的景色恰到好处,北方色彩斑斓,南方绿色、肥胖、红色和单薄。记者来到这个精致美丽的花园,捕捉乡村善治的强烈节奏,解读“求实、创新、力量、共同富裕”的园林精神。

一条红线始终贯穿

坚持不动摇农村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地位,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加强党的基层执政地位

推进农村善治的关键在于党的领导邵秦湘说,目前全国有128万农村基层党组织和3500万农村党员,直接面向近6亿农民,这是对农村善治的最坚实支持。如果我们不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农村的善治很可能会失败。

一切都始于花园村的两轮合并。2004年10月和2017年3月,东阳市委、市政府两次决定调整部分行政区划,将18个村庄合并为花园村,希望通过“强村弱村,先富后富”的方式拓展花园模式,强化花园样本。

合并村庄不是简单的叠加。这并不容易

火车跑得很快,完全依赖车头。花园村的一些村民说,村庄看村庄,家庭看家庭,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村里的“两委”干部可以像一家人一样,依靠无私和正义与群众相处。只有这样,村里的大磨盘才能产生“离心力”,而不是“向心力”。

两次村庄合并后,花园村党委将原花园村和18名新合并的党员改组为下属支部,贯彻“老有新、强有弱”的原则。这有效地结束了党内徇私舞弊和小集团的形成,真正实现了思想整合、团队整合和管理整合六大整合。

今天,在花园村党委的领导下,新老园丁们实现了全面小康,享受了31项福利:老年津贴、大学生回乡创业基金、村里一半的医疗费用、村里免费公交车、村民16年免费教育.

为了巩固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地位,花园村坚持“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的教育理念。以专门成立的花园党校为阵地,党员每半年学习一次,每月召开一次党员会议,邀请专家教授到花园村讲课,实现了党建工作的升级。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尽力建设一支干部队伍。目前,花园村的大部分领导都是“有能力的人”,他们兼职,不从村里拿钱。少数干部被全职“经理”全职雇用。一线工作人员应由年轻专业的专职人员服务。40年来,花园里的村干部实现了“奉献、公平、公正、公开”,巩固了党在基层的执政基础,巩固了党在基层的执政地位。

制度越来越好

完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提高社会行为规范能力、冲突调解能力和道德文化引领能力

花园村的新来者可能会问:少数村干部如何管理多人,如何稳定有序地管理。多年来,花园村实现了“不矛盾、不纠纷、村民零上访”的目标,各类群众和睦相处。这种治理效果是如何实现的?这主要是因为花园村有着规划和推动建立和完善自治、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新农村治理体系的广阔视野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余建星表示,花园村坚定地坚持党组织领导的核心地位,整合各种资源,与各种学科合作,创新各种形式,实现农村从“管理民主”到“有效治理”的转变。

进入花园村,记者随处可见。有许多高层建筑,宽敞平坦的道路,众多的商店,房子前后没有肮脏的环境.为什么这么有序?它依靠民主决策、科学管理和对农村自治的严格监督。

花园村党委副书记金广强表示,花园村30年来不断修订完善《村规民约》 《生态公约》,规定了尊老爱幼等地方传统和建设规划等现代秩序领域,作为先进文明家庭、五口之家、遵纪守法家庭荣誉评价的依据,并与31项福利项目的分配挂钩,限制村民自觉遵守。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巨大发展,大量的外来人员涌入花园村。面对劳动争议的瞬间增加,花园村也制定了硬性规定:党员干部工作必须“敬业、公平、公正、公开”。如果党员干部吵架或者

现代村庄花园除了乡村自治之外,还有一套以法治精神为基础的城市治理体系和运行机制。户籍登记、外来人口登记、医疗保险报销等事项可以在村委会大楼一楼便利服务中心快速完成。绿化和种植管理有一个花木小组,房屋建设有一个村建设办公室,卫生检查有一个监督办公室,找工作到劳动力市场办公室,有矛盾和纠纷要找综合管理办公室。

花园村公安局长郭康军表示,花园村与南马法院和东阳司法局联合成立了治安综合治理领导小组。成立了冲突和纠纷调查调解小组、流动人口工作领导小组、预防青少年犯罪领导小组等。为维护公共安全,执行巡逻任务,调解冲突和纠纷,依法处理突发事件,成立了一支200多人的队伍。

为了规范管理行为,花园村每年投资数百万元成立一个由2名法律硕士、4名法律本科生和10名常任员工组成的法律事务部,全权负责处理村里的各种纠纷和纠纷。综合管理办公室在3天内无法解决的事项将移交法律事务部研究。研究中发现违法犯罪行为的,将移交公安执法部门依法处理。

同时,花园村通过培育和弘扬健康向上的“花园精神”,增强了农村文化的“软实力”。新乡市的优秀干部、优秀村民和圣人,都受到表彰和奖励,以传递道德和积极的能量,引导农民热爱党和国家、善良、孝顺老人、爱亲人、诚实守信、勤俭节约。

段英碧,一位被聘为中国乡村博物馆馆长的着名农业、农村和农民学者,认为精神财富和文化繁荣是乡村复兴的灵魂。花园村(Garden village)拥有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民俗馆、花园报纸和艺术团,编辑《村民道德公约》 《花园村志》,演唱《花园村民读本》,形成一种“花园文化”,激励人们,渗透春风、雨等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邵秦湘认为自治、法治和德治的紧密结合带来了社会和谐、经济发展和人民幸福。如今,花园村基础设施完善,公共服务完善,效益丰厚。城市居民享受的是花园村居民享受的。城市居民不喜欢的,花园村的人也喜欢,这全面提高了人们的归属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一个长期存在的理念

坚持开放、综合、有序的社会治理理念,培养多种参与者,创建以共建、共治、共享为特征的农村善治新格局。

"如果农村地区得到治理,人民就安全了,国家就稳定了."邵秦湘发现,在各种关于村庄善治的讨论中,人们有时更喜欢谈论和谐与稳定,而忽略了释放村庄的活力。从根本上说,要促进社会和谐,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关键在于激活农村活力。

几十年来,花园村一直坚持开放发展的理念。它从未停止经济发展的步伐。多种所有制融合并存,相互促进。特别是围绕红木家具市场建立了集体平台经济,吸引了5万多名经营者,培养了花园村社会治理的多方参与者。

在花园里散步就像在城市里,不仅因为它很棒,还因为它优雅而宽容。外国工作人员可以感觉到花园不仅不欺骗生活,而且特别照顾外国客人。

“花园村的发展必须依靠所有人。外来者在这里挣扎,花园里的人们也从中受益。”邵秦湘说,花园村的部分宅基地,已经通过

专家认为,花园村坚持开放、综合、有序的社会治理理念。通过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推进自治、法治、德治“三管齐下”,探索了一条有效的农村治理途径,构建了“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型农村善治模式。花园村的治理经验是新时期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实现农村城市有效治理的生动例证。

责任编辑:梁炳清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