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新对话主义:“东学西渐”正当时 | 社会科学报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514

原标题:新对话主义:“向东方学习,向西方学习”就在那时|社会科学日报

进入21世纪以来,整个东西方关系处于历史的转折点。相应地,整个东西方意识形态对话肯定处于一个历史转折点。在这个历史转折点上,天灾人祸接踵而至,经济形势岌岌可危:“911恐怖袭击”、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阿拉伯之春等。导致世界走向另一种失去相对平衡的模式。当代社会的各种“怪物”及其变种:私有化、工业化、城市化、高科技、完全商业化、高消费、强竞争、泛福利、职业白领和种族冲突给人们带来了各种社会、政治和精神危机。目前,社会冲突、政治冲突、经济冲突、军事冲突、宗教冲突、道德冲突,以及对资源和能源的争夺、环境的全面破坏、人类生活条件的急剧恶化,以及无数的灾难和灾难等等,导致了人类价值观、观念和各种需求的重建。所有这些都是不断影响东西方意识形态对话的宏观条件。西方儒学的发展是东方研究和西方思想在中东对话的结果。

Original: 《新对话主义:将儒家思想扩展到西方知识界》

Author |丁子江,加州科技大学哲学教授

New Dialogues:超越旧对话的界限

2008年出版的跨文化对话白皮书曾提出了跨文化对话的定义,即“跨文化对话是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不同种族、文化、宗教、语言背景和传统的个人和群体之间的开放和相互尊重的交流。”这种对话发生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包括欧洲国家和世界各国之间。“这一定义强调平等合作,揭示了文化的特征,即每一种人类活动都可以通过个人、家庭、社区、社会、民族、种族、宗教等之间的对话来实现。包括各种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习俗、价值观、信仰体系、审美标准、政治观念、社会制度等。

跨文化对话必须是开放和多维的,不断面对各种新的可能性。在《互文化对话白皮书》,中国学者金惠民提出全球文化不是单一的文化,而是始终处于“对话”的过程中,是“全球对话主义”“对话”包含对自身的超越,因此它是全球性的和抽象的。与此同时,“对话”也假设了参与对话者的不可通约性,因此“对话”是可以持续的“全球对话”将成?恢中碌娜蛞馐缎翁0ㄖ泄谀诘墓噬缁嵝枰庋睦砺邸⒐鄣恪⑺嘉蛱取?

“文化间对话”被认为是在欧洲和国外管理多样性和加强民主的主要手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欧洲委员会已将其视为发展宗教间和信仰间关系的先决条件,并日益与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和宽容的现代性和国际主义自由理论联系在一起。”“跨文化对话”现在被认为是“文化政策”的主导范式,是发展跨文化理解的教育基础。它可以避免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跨文化主义不同于多元文化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强调特定国家或社会群体的文化多元化。跨文化主义注重超越国家和社会群体界限的交流。

所谓的新对话主义是在跨文化主义、全球主义和世界主义的新语境中产生的(尽管三者之间存在矛盾和消极的方面)。因此,它远远超出了巴赫金的旧对话主义的范围,因而涉及到各种社会和文化领域,如全球政治、经济、科技、宗教、教育、艺术等。西方儒学长期以来一直遵循这种新对话主义的道路。

儒家思想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关注

在全球化时代,社会间道德价值观的共同表达就像全球化经济中的共同货币。没有一种货币是预先决定成为世界货币的。没有一种道德价值观的单一表达方式是预先确定要在全球范围内共享的。全球无边界对话的最终目标是通过说服来促进某些道德价值观。它不仅应该迫使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而且应该说服人们接受一些他们没有明确接受的道德价值观,或者接受一些比他们更重要的道德价值观。中国学者李晨阳认为,这是国际人权对话的本质。

”在儒家语言中,“人性”是一个社会和道德概念,而不是一个生物概念。换句话说,儒学可能是一种人文主义,但它不是一种“物种主义”.这一传统本身并不具有所有智人平等人权的价值。如果人权倡导者想要将这一价值观推广到中国文化中,他们需要说服中国人民接受它。”《全球对话主义:21世纪的文化政治学》(中国语境中的儒学复兴)揭示了“新一代”儒生的到来。中国正在重新发现自己文化的力量和重要性。

一些?泄д呤酝冀拦涤弥饕逵胫泄苎А肮低ā焙汀岸曰啊保泄苎б孕碌慕馐停⒍怨陶苎е械奈侍馓岢鲂碌墓鄣恪Mü拍罘治觯泄苎跤锊唤鍪且恢滞ü娑ǖ墓滔蛭颐翘峁┫钟惺澜缰兜幕厮菪杂镅裕沂且恢挚诺那罢靶源驶悖拐苎Ъ夷芄煌ü挥谐尚У牧胧迪忠桓隼硐氲氖澜纭R虼耍Ω靡胍桓鲂碌氖跤铩叭寮沂涤弥饕濉薄>」苊拦涤弥饕逵肴寮艺苎в行矶嗖煌Γ凶愎欢嗟母拍钪氐谷寮沂涤弥饕宄晌桓隹尚卸钊诵朔艿难芯苛煊颉R虼耍寮宜枷氩唤鲈谥泄艿皆嚼丛蕉嗟墓刈ⅲ谑澜缟弦彩侨绱恕H寮壹壑倒郾挥恢制毡榈姆绞剑绕涫窃诘鼻暗恼巍⑸缁岷途梦;媲啊?

儒学已经有2500多年的历史,它的哲学家的思想被认为是西方思想的东方替代品。这种回归中国的传统和理想本身可以被视为中国新自信的象征。

通过批判性地运用儒家思想的两个主要理论:社群主义和精英主义,一些韩国学者探索了一种全球无边界对话的民主模式,这种模式在当代儒家思想和东亚社会的多元背景下具有文化相关性和社会实用性。通过对儒家家族主义的再利用,我们可以构建一个在道德上为仍然浸透着儒家思想的东亚人所接受的公共理性模式,并从这一视角出发,将儒家的民主福利主义和政治精英主义理论化。然后,这种儒家民主理论被应用到韩国,在东亚可以称之为儒家社会,通过观察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侮辱法和移民政策的案例,检验其在韩国日益个性化、多样化和多元文化社会中的实用性。“但正是这种激进的情境主义促进了人们的顺从,并让人们愿意接受个人或非个人权威的领导。然而,这不同于更公开的政治服从。”

“无边界对话”不仅基于全球化和多元文化,而且具有全方位、多维度和广阔的视角,渗透到各个领域的新特点。显然,儒家思想中还有许多其他重要的问题或领域尚未涉及,如形而上学、认识论、伦理学、美学和社会政治思想等。全球无边界对话趋势的意义是多方面的:它为当代西方儒学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并逐渐将孔子的思想扩展到西方知识分子乃至普通人的其他人文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