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曹远征:疫情对消费的冲击虽大,但也易恢复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651

目前,最乐观的估计是,疫情将在2月下旬和3月上旬达到高峰,在4月下旬和5月上旬结束。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基本上受到了疫情的冲击。受疫情影响,目前电力和煤炭(可视为发电)消耗仅为去年同期的60%。铁路客运量仅占去年同期的20%。与此同时,港口货物吞吐量(可视为进出口量)也大幅下降。

艾滋病对经济的影响同时发生在供给和需求方面,这表明供给和需求同时下降。在供应方面,很难全面恢复工作和生产。在需求方面,出口、投资,尤其是最终消费大幅下降。如果疫情持续,经济增长率将进一步下降。甚至季度增长率还不到3%。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经济工作的重点是全面控制疫情,尽快切断疫情的影响。

虽然这种流行病对经济的影响是全面的,但严重程度也有所不同。从供给方面来看,基础设施建设行业的影响相对较轻,其次是制造业,服务业,尤其是餐饮、旅游和购物中心的影响相对较重。这也构成了恢复工作和生产的顺序。从需求方面来看,艾滋病对投资的影响相对较小。尽管对消费的影响很大,但也很容易恢复。然而,对出口的影响可能比预期的更大,复苏并不容易,这需要特别关注。

国际经验表明,大凤经济受外部影响的最大风险是经济运行偏离了原有轨道而脱轨。它不仅难以恢复,还会带来新的问题,并因众多后遗症而陷入恶性循环。事实上,国内外对中国经济长期趋势的担忧反映了这种担忧。为了防止这种风险,在与流行病的斗争中,应该保证经济避免过度偏离轨道。以下三点非常重要:保护民生、保护企业、保护就业。

保护民生。消费品的供应,尤其是农产品的供应,是防止这一流行病的重要保证。在当前旅客运输控制的形势下,要确保货物运输的顺利进行,尤其是涉及菜篮子的农产品供销渠道要梳理好。不仅要保证消费者的需求,还要为农民实现收入,支持他们的消费。这对农民来说尤其重要。使其可持续,以避免疫情爆发后供应中断和价格上涨。

保险公司。在这种流行病的影响下,企业不仅会招致更高的成本和费用,而且还会由于销售收入的减少而面临现金流的限制,这使得它们极易受到经营困难和倒闭风险的影响。除了通过减免税费来弥补企业的支出外,还有必要在压力下不延长贷款展期,甚至提供支持性的政策性贷款。以外部现金流量弥补内部现金流量的不足,应该是金融支持抗击疫情、缓解企业经营困难的重要政策安排。企业是经济活动的基础。只要有绿色的山,就不怕烧柴。

保证就业。从宏观角度来看,这一流行病的最大影响是就业和由此导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这在劳动密集型服务业和近3亿农民工的收入中尤为明显。除了鼓励企业裁员和不裁员,还应采取特别措施支持服务业,特别是小型和微型服务业,如小餐馆、小商店和其他非正规就业人员和兼职收入。这些人通常没有失业保险,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救济。它可以通过扩大政府购买服务或提供工作救济的方式纳入财政预算。这不仅是社会稳定的需要,也是维持未来消费能力的需要。同时,国际经验也表明

尽管目前仍处于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但疫情迟早会结束。因此,必须为从抗流行病状态向正常状态的过渡做好准备。目前,疫情在湖北和非湖北地区呈现出分化的迹象。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异将变得更加明显。根据这一区别,应及时调整抗击疫情的安排。对于疫情基本消失的省份,应全面恢复工作和再生产。对于疫情有所缓解的省份,应降低应对水平,其中一些省份应恢复生产。对湖北省一些涉及全局的重点行业和企业,要做好工厂防疫工作,尽可能恢复生产。在此基础上,尽快创造条件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从而稳定群众的信心和期望。

这种流行病也暴露了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缺陷。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现已达到1万美元,并已开始进入高收入社会。它需要社会基础设施和相应的社会治理能力来适应这种情况。在坚持五位一体改革的基础上,重点深化社会体制改革。特别是要顺应城市化的发展趋势,促进农民工市民化,然后定居下来,以减弱大规模人口跨区域流动的趋势。这要求政府在公共卫生、教育、社会组织和包括社区在内的设施等民生领域加大投资。因此,也有必要加快政府职能向公共服务的转变。

(作者是中国银行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曹远征。本文是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经济论坛网上研讨会上的发言。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