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70余载初心不改 中华文化薪火传

来源:www.mymobilereo.com 点击:1995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积累。它具有伟大的民族精神,民族特色和发展动力,是中华民族的根源。《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系列报道,今天我们告诉您一对父女艺术家的故事。他们放弃了出国的优越生活,回到了战争中的祖国。两代人“选择一件事,结束生命”,用了毕生精力和精力来保护和继承敦煌的艺术文化,并在70年代初没有改变主意。不后悔。

中秋节前一天,现年88岁的手工艺大师常珊娜先生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参加了“花开敦煌常淑红常莎娜的父女作品展”。该展览包括长沙娜和他的父亲。常书宏拥有200多件与敦煌艺术有关的作品。这是在1946年父女在兰州举办书画联展之后。73年后,父女的作品再次团聚。这也是73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代“守护与传承”精神的见证。

Chang Shana的父亲Chang Shuhong是敦煌研究院的创始人兼第一任院长。 1920年代,常书宏在法国学习,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偶然地,他得知在中国西北沙漠的敦煌有一个地方,那里有一千年的灿烂文化和艺术。因此,常书宏毫不犹豫地与妻子和女儿交战。

常书宏一生五十年来,他在敦煌的戈壁沙漠度过,为敦煌的保护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保留了敦煌一生,去世后,他要求女儿将骨灰埋在莫高窟。今年中秋节前夕,张珊娜专程返回敦煌,为父亲扫墓。

就像约会一样,张珊娜每年都返回敦煌,将坟墓扫给他的父亲,并看看旧居。年初我到达敦煌时,常书宏的家人住在莫高窟悬崖下的这座破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桌子,椅子和床都堆满了土块,门也通风了。天花板上覆盖着报纸。住所周围没有烟,它完全被戈壁包围。

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常书宏全身心投入到莫高窟的建设中。莫高窟经常在深夜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于是妻子离开了家。母亲离开后,12岁的Chang Shana中断了她的中学学习,回家照顾她的父亲和她的弟弟,并与敦煌学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复制了这些洞穴壁画。

莫高窟的临沂壁画经验为长沙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8年,常珊娜(Chang Shana)在美国学习,并回到中国开始她的艺术和设计。长沙的手工艺品设计一直是敦煌文化所进行的。她参与并完成了国家重点设计任务,例如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装饰。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和人民大会堂柱廊上方的琉璃瓦门。该设计已融入敦煌艺术风格,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

后来,张珊娜(Chang Shana)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还参加了国家重点文化项目和重大项目,例如北京国家文化宫,首都剧院,首都机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大型礼品雕塑《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建筑装饰设计创作。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总是把儿子带到身边。就像她父亲拍临沂画时一样,她巧妙地影响了中尉艺术的种子。文化和艺术的传承就像这座三代房屋中不断的精神纽带。 Chang Shana说父亲Chang Shuhong的座右铭是“生活不是无止境的”。她遵循父亲一生的信条。她认真地做事,希望她的儿子也能继承祖父的这种“挂铁头”精神。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积累。它具有伟大的民族精神,民族特色和发展动力,是中华民族的根源。《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系列报道,今天我们告诉您一对父女艺术家的故事。他们放弃了出国的优越生活,回到了战争中的祖国。两代人“选择一件事,结束生命”,用了毕生精力和精力来保护和继承敦煌的艺术文化,并在70年代初没有改变主意。不后悔。

中秋节前一天,现年88岁的手工艺大师常珊娜先生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参加了“花开敦煌常淑红常莎娜的父女作品展”。该展览包括长沙娜和他的父亲。常书宏拥有200多件与敦煌艺术有关的作品。这是在1946年父女在兰州举办书画联展之后。73年后,父女的作品再次团聚。这也是73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代“守护与传承”精神的见证。

Chang Shana的父亲Chang Shuhong是敦煌研究院的创始人兼第一任院长。 1920年代,常书宏在法国学习,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偶然地,他得知在中国西北沙漠的敦煌有一个地方,那里有一千年的灿烂文化和艺术。因此,常书宏毫不犹豫地与妻子和女儿交战。

常书宏一生五十年来,他在敦煌的戈壁沙漠度过,为敦煌的保护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保留了敦煌一生,去世后,他要求女儿将骨灰埋在莫高窟。今年中秋节前夕,张珊娜专程返回敦煌,为父亲扫墓。

就像约会一样,张珊娜每年都返回敦煌,将坟墓扫给他的父亲,并看看旧居。年初我到达敦煌时,常书宏的家人住在莫高窟悬崖下的这座破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桌子,椅子和床都堆满了土块,门也通风了。天花板上覆盖着报纸。住所周围没有烟,它完全被戈壁包围。

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常书宏全身心投入到莫高窟的建设中。莫高窟经常在深夜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于是妻子离开了家。母亲离开后,12岁的Chang Shana中断了她的中学学习,回家照顾她的父亲和她的弟弟,并与敦煌学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复制了这些洞穴壁画。

莫高窟的临沂壁画经验为长沙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8年,常珊娜(Chang Shana)在美国学习,并回到中国开始她的艺术和设计。长沙的手工艺品设计一直是敦煌文化所进行的。她参与并完成了国家重点设计任务,例如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装饰。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和人民大会堂柱廊上方的琉璃瓦门。该设计已融入敦煌艺术风格,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

后来,张珊娜(Chang Shana)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还参加了国家重点文化项目和重大项目,例如北京国家文化宫,首都剧院,首都机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大型礼品雕塑《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建筑装饰设计创作。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总是把儿子带到身边。就像她父亲拍临沂画时一样,她巧妙地影响了中尉艺术的种子。文化和艺术的传承就像这座三代房屋中不断的精神纽带。 Chang Shana说父亲Chang Shuhong的座右铭是“生活不是无止境的”。她遵循父亲一生的信条。她认真地做事,希望她的儿子也能继承祖父的这种“挂铁头”精神。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积累。它具有伟大的民族精神,民族特色和发展动力,是中华民族的根源。《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系列报道,今天我们告诉您一对父女艺术家的故事。他们放弃了出国的优越生活,回到了战争中的祖国。两代人“选择一件事,结束生命”,用了毕生精力和精力来保护和继承敦煌的艺术文化,并在70年代初没有改变主意。不后悔。

中秋节前一天,现年88岁的手工艺大师常珊娜先生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参加了“花开敦煌常淑红常莎娜的父女作品展”。该展览包括长沙娜和他的父亲。常书宏拥有200多件与敦煌艺术有关的作品。这是在1946年父女在兰州举办书画联展之后。73年后,父女的作品再次团聚。这也是73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代“守护与传承”精神的见证。

常莎娜的父亲常书红是敦煌研究院的创始人和第一任院长。20世纪20年代,常书红留学法国,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在中国西北沙漠中有一个叫敦煌的地方,那里有数千种灿烂的文化和艺术。于是,尽管战斗激烈,常书红还是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家了。

常书红一生在敦煌沙漠戈壁度过了50年,为敦煌的保护和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一生都在敦煌度过。临终前,他让女儿把骨灰埋在莫高窟里。今年中秋节前夕,常莎娜回到敦煌看望父亲的坟墓。

常莎娜每年都会回敦煌探望父亲的坟墓和故居,这就像是一个协议。当年初到敦煌时,常熟洪一家住在莫高窟悬崖下的破庙里,那里缺水缺电。桌子、椅子和床上堆满了土块。门是通风的。天花板上贴满了报纸。几十英里内住宅附近没有烟雾。它完全被戈壁包围了。

在物质匮乏的情况下,常书红全身心地投入莫高窟的建设。他常常忙到深夜才照顾家人和孩子,所以妻子离家出走了。母亲走后,12岁的常莎娜中断了高中学业,回家照顾父亲和哥哥,和敦煌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一起抄写洞穴壁画。

莫高窟壁画临摹的经验,为常山的绘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48年,常莎娜留学美国,回国后开始了她的工艺美术设计之路。常山的工艺美术设计一直渗透着敦煌文化。参加并完成了人民大会堂建筑装饰等国家重点设计任务。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顶灯、人民大会堂立面长廊上方的琉璃瓦过梁等,已融入敦煌的艺术风格,并逐渐成形。它已成为自己的艺术特色。

后来,张珊娜(Chang Shana)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还参加了国家重点文化项目和重大项目,例如北京国家文化宫,首都剧院,首都机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大型礼品雕塑《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建筑装饰设计创作。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总是把儿子带到身边。就像她父亲拍临沂画时一样,她巧妙地影响了中尉艺术的种子。文化和艺术的传承就像这座三代房屋中不断的精神纽带。 Chang Shana说父亲Chang Shuhong的座右铭是“生活不是无止境的”。她遵循父亲一生的信条。她认真地做事,希望她的儿子也能继承祖父的这种“挂铁头”精神。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积累。它具有伟大的民族精神,民族特色和发展动力,是中华民族的根源。《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系列报道,今天我们告诉您一对父女艺术家的故事。他们放弃了出国的优越生活,回到了战争中的祖国。两代人“选择一件事,结束生命”,用了毕生精力和精力来保护和继承敦煌的艺术文化,并在70年代初没有改变主意。不后悔。

中秋节前一天,现年88岁的手工艺大师常珊娜先生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参加了“花开敦煌常淑红常莎娜的父女作品展”。该展览包括长沙娜和他的父亲。常书宏拥有200多件与敦煌艺术有关的作品。这是在1946年父女在兰州举办书画联展之后。73年后,父女的作品再次团聚。这也是73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代“守护与传承”精神的见证。

Chang Shana的父亲Chang Shuhong是敦煌研究院的创始人兼第一任院长。 1920年代,常书宏在法国学习,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偶然地,他得知在中国西北沙漠的敦煌有一个地方,那里有一千年的灿烂文化和艺术。因此,常书宏毫不犹豫地与妻子和女儿交战。

常书宏一生五十年来,他在敦煌的戈壁沙漠度过,为敦煌的保护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保留了敦煌一生,去世后,他要求女儿将骨灰埋在莫高窟。今年中秋节前夕,张珊娜专程返回敦煌,为父亲扫墓。

就像约会一样,张珊娜每年都返回敦煌,将坟墓扫给他的父亲,并看看旧居。年初我到达敦煌时,常书宏的家人住在莫高窟悬崖下的这座破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桌子,椅子和床都堆满了土块,门也通风了。天花板上覆盖着报纸。住所周围没有烟,它完全被戈壁包围。

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常书宏全身心投入到莫高窟的建设中。莫高窟经常在深夜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于是妻子离开了家。母亲离开后,12岁的Chang Shana中断了她的中学学习,回家照顾她的父亲和她的弟弟,并与敦煌学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复制了这些洞穴壁画。

莫高窟的临沂壁画经验为长沙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8年,常珊娜(Chang Shana)在美国学习,并回到中国开始她的艺术和设计。长沙的手工艺品设计一直是敦煌文化所进行的。她参与并完成了国家重点设计任务,例如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装饰。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和人民大会堂柱廊上方的琉璃瓦门。该设计已融入敦煌艺术风格,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

后来,张珊娜(Chang Shana)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还参加了国家重点文化项目和重大项目,例如北京国家文化宫,首都剧院,首都机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大型礼品雕塑《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建筑装饰设计创作。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总是把儿子带到身边。就像她父亲拍临沂画时一样,她巧妙地影响了中尉艺术的种子。文化和艺术的传承就像这座三代房屋中不断的精神纽带。 Chang Shana说父亲Chang Shuhong的座右铭是“生活不是无止境的”。她遵循父亲一生的信条。她认真地做事,希望她的儿子也能继承祖父的这种“挂铁头”精神。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积累。它具有伟大的民族精神,民族特色和发展动力,是中华民族的根源。《初心如月 爱在家国》系列报道,今天我们告诉您一对父女艺术家的故事。他们放弃了出国的优越生活,回到了战争中的祖国。两代人“选择一件事,结束生命”,用了毕生精力和精力来保护和继承敦煌的艺术文化,并在70年代初没有改变主意。不后悔。

中秋节前一天,现年88岁的手工艺大师常珊娜先生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参加了“花开敦煌常淑红常莎娜的父女作品展”。该展览包括长沙娜和他的父亲。常书宏拥有200多件与敦煌艺术有关的作品。这是在1946年父女在兰州举办书画联展之后。73年后,父女的作品再次团聚。这也是73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代“守护与传承”精神的见证。

Chang Shana的父亲Chang Shuhong是敦煌研究院的创始人兼第一任院长。 1920年代,常书宏在法国学习,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偶然地,他得知在中国西北沙漠的敦煌有一个地方,那里有一千年的灿烂文化和艺术。因此,常书宏毫不犹豫地与妻子和女儿交战。

常书宏一生五十年来,他在敦煌的戈壁沙漠度过,为敦煌的保护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保留了敦煌一生,去世后,他要求女儿将骨灰埋在莫高窟。今年中秋节前夕,张珊娜专程返回敦煌,为父亲扫墓。

就像约会一样,张珊娜每年都返回敦煌,将坟墓扫给他的父亲,并看看旧居。年初我到达敦煌时,常书宏的家人住在莫高窟悬崖下的这座破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桌子,椅子和床都堆满了土块,门也通风了。天花板上覆盖着报纸。住所周围没有烟,它完全被戈壁包围。

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常书宏全身心投入到莫高窟的建设中。莫高窟经常在深夜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于是妻子离开了家。母亲离开后,12岁的Chang Shana中断了她的中学学习,回家照顾她的父亲和她的弟弟,并与敦煌学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复制了这些洞穴壁画。

莫高窟的临沂壁画经验为长沙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8年,常珊娜(Chang Shana)在美国学习,并回到中国开始她的艺术和设计。长沙的手工艺品设计一直是敦煌文化所进行的。她参与并完成了国家重点设计任务,例如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装饰。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和人民大会堂柱廊上方的琉璃瓦门。该设计已融入敦煌艺术风格,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

后来,张珊娜(Chang Shana)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她还参加了国家重点文化项目和重大项目,例如北京国家文化宫,首都剧院,首都机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大型礼品雕塑《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建筑装饰设计创作。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总是把儿子带到身边。就像她父亲拍临沂画时一样,她巧妙地影响了中尉艺术的种子。文化和艺术的传承就像这座三代房屋中不断的精神纽带。 Chang Shana说父亲Chang Shuhong的座右铭是“生活不是无止境的”。她遵循父亲一生的信条。她认真地做事,希望她的儿子也能继承祖父的这种“挂铁头”精神。